蘇東坡 — 水調歌頭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詞的故事: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和父親蘇洵及弟弟蘇轍(字子由)都能寫一手好文章,當時的人把他們合稱「三蘇」。

蘇軾和弟弟蘇轍的感情非常好,既是好兄弟,又是好朋友。這首「水調歌頭」就是蘇軾懷念在遠方的弟弟而寫的。兄弟兩雖然因為做官經年不在一起,不過書信倒是寫得很勤,在交通不方便的當時,最少每隔一個月就有一封,是相當不容易的。

後來蘇軾因為和宰相王安石意見不合,被貶了官,並且下了獄。弟弟蘇轍還上書給皇帝,希望用現任官職贖了哥哥的罪。雖然沒有獲准,卻也成為千古佳話。

念奴嬌 – 蘇軾

念奴嬌 蘇軾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謹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湮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山人,洵長子。博通經史,隨父來京師,受知於歐陽修,嘉祐二年試禮部第二,遂中進士,再中六年制科優等,除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判官。召試直史館,丁父憂,服除,攝開府封推官。熙寧中王安石創行新法,軾上書論其不便,安石怒,使御史謝景溫論奏其詩語以為訕謗,逮赴臺獄,欲寘之死,鍛鍊久不決,以黃州團練副使安置,移汝州。哲宗即位,起知登州,召為起居舍人,遷中書舍人,拜翰林學士兼侍讀,尋以龍圖閣學士知杭州。召為翰林承旨,歷端明殿翰林侍讀兩學士,出知惠州。紹聖中累貶瓊州別駕,赦還,提舉玉局觀。復朝奉郎,建中靖國元年七月卒,年六十六,諡文忠。軾師父洵為文,既而得之於天,嘗自謂作文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其體涵渾光芒,雄視百代。有易傳,書傳,論語說,仇池筆記,東坡志林,東坡七集,東坡詞等凡數百卷。又善書,兼工繪事。( 1036-1101 )

<詞釋>

洶湧奔騰的長江水,不停地向東流去啊!在悠遠的歷史中,不知道送走了多少英雄人物。舊時軍營的西邊,據傳說,就是三國時周瑜戰勝曹操的地方 ─ 赤壁磯。在那裏,陡峭的山崖,散亂地高高插入雲霄。洶湧的浪頭猛烈地拍擊著江岸。滔滔的江水,捲起了萬千層白色的浪花。在這地靈人傑的錦繡河山中,不知孕育出了多少英雄豪傑啊! 

回想當年的周瑜,在小喬剛嫁給他時,那樣的英姿瀟灑,睿智不凡。赤壁之戰,他頭戴儒巾,從容地搖著羽扇。在一片談笑聲中,指揮水軍將曹營的萬艘軍艦燒為灰燼。

神遊於昔日三國的古戰場,止不住感歎自己這多愁善感的人,一生中的光陰都蹉跎掉了,如今早已頭髮斑白了。回想人世間所有的事,都是如夢似幻!唉,還是對著這明媚的江月灑一杯酒,把自己的滿腹豪情,與千古英靈分享吧!

定風波 – 蘇軾

              定風波  蘇軾 

定風波 蘇軾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賞析]

遇雨雖是日常生活中極平常的事,卻也能從其中看出對人生態度與哲學,而於此詞中蘇軾便是反映出他曠達的胸襟。漫漫人生,有風也有雨,有人一見風雨就忙著躲避,而蘇軾卻選擇從容自得,「一蓑煙雨任平生」,灑脫的心境。此刻,蘇軾在貶謫之中,於宦海浮沉的他,是雨日多過於晴天,「也無風雨也無晴」,似乎含有不計較得失,是得意也好,是失意也罷,皆能一笑置之,雲淡風輕。

李煜—《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

                           詞牌: 《相見歡》作者: 李煜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賞析
  首句「無言獨上西樓」將人物引入畫面。「無言」二字活畫出詞人的愁苦神態,「獨上」二字勾勒出作者孤身登樓的身影,孤獨的詞人默默無語,獨自登上西樓。神態與動作的描寫,揭示了詞人內心深處隱寓的很多不能傾訴的孤寂與淒婉。

  「……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寥寥12個字,形象地描繪出了詞人登樓所見之景。仰視天空,缺月如鉤。「如鉤」不僅寫出月形,表明時令,而且意味深長:那如鉤的殘月經歷了無數次的陰晴圓缺,見證了人世間無數的悲歡離合,如今又勾起了詞人的離愁別恨。俯視庭院,茂密的梧桐葉已被無情的秋風掃蕩殆盡,只剩下光禿禿的樹幹和幾片殘葉在秋風中瑟縮,詞人不禁「寂寞」情生。然而,「寂寞」的不只是梧桐,即使是淒慘秋色,也要被「鎖」於這高牆深院之中。而「鎖」住的也不只是這滿院秋色,落魄的人,孤寂的心,思鄉的情,亡國的恨,都被這高牆深院禁錮起來,此景此情,用一個愁字是說不完的。

  缺月、梧桐、深院、清秋,這一切無不渲染出一種淒涼的境界,反映出詞人內心的孤寂之情,同時也為下片的抒情做好鋪墊。作為一個亡國之君,一個苟延殘喘的囚徒,他在下片中用極其婉轉而又無奈的筆調,表達了心中複雜而又不可言喻的愁苦與悲傷。

繼續閱讀

唐 – 李商隱 – 無題之四

                                相見時難別亦難, 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 蠟炬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 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萊此去無多路, 青鳥殷勤為探看。

李商隱(西元812年~西元858年),字義山,號玉谿生,又號樊南生。原籍懷州河內(今河南 泌陽)人,從祖父起遷居鄭州滎陽(河南省滎陽)。
李商隱 詩作文學價值很高,他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都在家族裡排行16,故並稱為三十六體。在清代孫洙編選的《唐詩三百首》中,收入李商隱的詩作22首,數量僅次於杜甫(38首)、王維(29首)、李白(27首),居第四位。

注釋
1.無題:「無題」詩,就是沒有命名的詩。李商隱寫了一些的「無題」詩,大概是他覺得自己寫的詩,很不好命名,乾脆就「無題」了,讓讀者自己去想像吧。
2.蓬萊:古代傳說,蓬萊是東海的仙山。此處蓬萊是用來暗指其愛人居住的地方。
3.青鳥:青鳥指的是王母娘娘身邊送信的神鳥。此處是希望藉青鳥來傳遞信息給情人,以慰相思之苦。

繼續閱讀

李煜—虞美人

=============    宋詞欣賞     虞美人      李煜   ============ 

                            春花秋葉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作者簡介】

李煜 (西元937-978) 字重光,號鐘隱,世稱李後主。能詩善文,愛好音樂,精於書法、繪畫,特別善於填詞。其詞善用白描手法,生動形象,感情真實,對詞的發展影響很大。

【字句淺釋】

題解:作者本為南唐國皇帝,降宋三年後,於他的生日(七月七日)晚,寫下了這首詞並讓他的歌伎演唱。外面的人聽到了歌聲就去報告。宋太宗大怒,命人將他毒死。了:完結,結束。往事:指自己作南唐國王時的事情。故國:過去自己的國家。不堪:受不了,不能。雕欄:雕花的欄杆。砌:台階。朱顏:紅潤的臉色。幾多:多少。

【全詞串講】

春天的花兒、秋天的月亮,何時才是盡頭?
不知道多少往事啊,被它們勾上心頭!
昨天夜裏,東風又一次吹上我居住的小樓。
明朗的月色中想起故國,心中的痛苦難以忍受。

雕花的欄杆、漢白玉台階,想來應該保留。
當時那裏的人兒啊,美好容顏難依舊。
如果有人問起我,你心中到底有多少哀愁?
那就和春天的江水一樣,一刻不停地滾滾東流!

後期

李煜亡國後,晚年的詞寫家國之恨,拓展了詞的題材,感慨既深,詞益悲壯。

李煜詞最大特色,是自然真率,醇厚率真,情感真摯。喜用白描手法,通俗生動,語言精鍊而明淨洗煉,接近口語,與「花間詞」縷金刻翠,堆砌華麗詞藻的作風迥然不同。

李煜後期的詞由於生活的巨變,以一首首泣盡以血的絕唱,使亡國之君成為千古詞壇的「南面王」(沈雄古今詞話》語),正是「國家不幸詩家幸,話到滄桑語始工」。這些後期詞作,淒涼悲壯,意境深遠,為詞史上承前啟後的大宗師。至於其語句的清麗,音韻的和諧,更是空前絕後。

李煜—長相思

                            雲一緺,玉一梭,

                            澹澹衫兒薄薄羅,

                             輕顰雙黛螺。

                             秋風多,雨相和,

                             簾外芭蕉三兩窠,

                             夜長人奈何?

語譯:如雲的秀髮用梭形的玉簪箍住,身上穿著顏色淺淡的薄衫,雙眉輕皺。秋風夾著秋雨,夜雨打著簾子外的三兩棵芭蕉,漫漫的長夜,使人難堪無奈。

李煜—浪淘沙令

                                           浪淘沙令(南唐李煜)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作者:李煜(937-978),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漢族,在位時間(961-975),字重光,初名從嘉,號鐘隱、蓮峰(蓮蓬)居士。江蘇徐州人。

  釋義:此詞原為唐教坊曲,又名《浪淘沙令》、《賣花聲》等。唐人多用七言絕句入曲,南唐李煜始演為長短句。雙調,五十四字(宋人有稍作增減者),平韻,此調又由柳永、周邦彥演為長調《浪淘沙漫》,是別格。

  潺潺:形容雨聲。

  闌珊:衰殘。一作『將闌』。

  羅衾(音親):綢被子。

  不耐:受不了。一作『不暖』。

  身是客:指被拘汴京,形同囚徒。

  一晌(餉)(音賞):一會兒,片刻。

  貪歡:指貪戀夢境中的歡樂。

  無限江山:指原屬南唐的大好河山。

  流水落花:落花隨流水而去。

繼續閱讀

李 白–菩 薩 蠻

                                     李 白–菩 薩 蠻
李 白--菩 薩 蠻
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
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
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
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

【語譯】一片平坦大地的森林上,暮煙濃密繚繞有如穿織,秋末的山巒還留下一派惹人傷感的翠綠蒼碧。不覺暮色已經映入高樓,伊人仍獨在樓上心中泛起陣陣離思愁。

她在玉階上徒勞無益地久久凝眸站立,一群群鳥兒匆急飛回棲宿。接連一個個長亭,中間隔著一個個短亭,什麼地方才是你回來的路徑?。 😳 
【李白簡介 】  李白(七零一-七六二),字太白,號青蓮居士。 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天水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西域,李白即生於中亞碎葉(今巴爾喀什湖南面的楚河流域,唐時屬安西都戶府管轄)。幼時隨父遷居綿州昌隆(今四川江油)青蓮鄉。賀知章讀到李白的詩,讚嘆他是謫仙。與杜甫齊名,後人稱為詩仙。

  他的一生,絕大部分在漫遊中度過。天寶元年(七四二),因道士吳筠的推薦,被召至長安,供奉翰林。文章風采,名動一時,頗為玄宗所賞識。後因不能見容於權貴,在京僅三年,就棄官而去,仍然繼續他那飄蕩四方的流浪生活。

安史之亂發生的第二年,他感憤時艱,曾參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不幸,永王與肅宗發生了爭奪帝位的鬥爭,兵敗之後,李白受牽累,流放夜郎(今貴州境內),途中遇赦。

晚年漂泊東南一帶,依當塗縣令李陽冰,不久即病卒。

  李白的詩以抒情為主。屈原而後,他第一個真正能夠廣泛地從當時的民間文藝和秦、漢、魏以來的樂府民歌吸取其豐富營養,集中提高而形成他的獨特風貌。他具有超異尋常的藝術天才和磅礴雄偉的藝術力量。一切可驚可喜、令人興奮、發人深思的現象,無不盡歸筆底。

杜甫有「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寄李十二白二十韻》)之評,是屈原之後中國最為傑出的浪漫主義詩人,有「詩仙」之稱。與杜甫齊名,世稱「李杜」,韓愈曾把杜甫與李白並論說:「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調張籍》)。有《李太白集》。

Page: 前一頁 1 2 3 ...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