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 李煜

                           詞牌: 《相見歡》作者: 李煜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賞析
  首句「無言獨上西樓」將人物引入畫面。「無言」二字活畫出詞人的愁苦神態,「獨上」二字勾勒出作者孤身登樓的身影,孤獨的詞人默默無語,獨自登上西樓。神態與動作的描寫,揭示了詞人內心深處隱寓的很多不能傾訴的孤寂與淒婉。

  「……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寥寥12個字,形象地描繪出了詞人登樓所見之景。仰視天空,缺月如鉤。「如鉤」不僅寫出月形,表明時令,而且意味深長:那如鉤的殘月經歷了無數次的陰晴圓缺,見證了人世間無數的悲歡離合,如今又勾起了詞人的離愁別恨。俯視庭院,茂密的梧桐葉已被無情的秋風掃蕩殆盡,只剩下光禿禿的樹幹和幾片殘葉在秋風中瑟縮,詞人不禁「寂寞」情生。然而,「寂寞」的不只是梧桐,即使是淒慘秋色,也要被「鎖」於這高牆深院之中。而「鎖」住的也不只是這滿院秋色,落魄的人,孤寂的心,思鄉的情,亡國的恨,都被這高牆深院禁錮起來,此景此情,用一個愁字是說不完的。

  缺月、梧桐、深院、清秋,這一切無不渲染出一種淒涼的境界,反映出詞人內心的孤寂之情,同時也為下片的抒情做好鋪墊。作為一個亡國之君,一個苟延殘喘的囚徒,他在下片中用極其婉轉而又無奈的筆調,表達了心中複雜而又不可言喻的愁苦與悲傷。

繼續閱讀

虞美人– 李煜

=============    宋詞欣賞     虞美人      李煜   ============ 

                            春花秋葉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作者簡介】

李煜 (西元937-978) 字重光,號鐘隱,世稱李後主。能詩善文,愛好音樂,精於書法、繪畫,特別善於填詞。其詞善用白描手法,生動形象,感情真實,對詞的發展影響很大。

【字句淺釋】

題解:作者本為南唐國皇帝,降宋三年後,於他的生日(七月七日)晚,寫下了這首詞並讓他的歌伎演唱。外面的人聽到了歌聲就去報告。宋太宗大怒,命人將他毒死。了:完結,結束。往事:指自己作南唐國王時的事情。故國:過去自己的國家。不堪:受不了,不能。雕欄:雕花的欄杆。砌:台階。朱顏:紅潤的臉色。幾多:多少。

【全詞串講】

春天的花兒、秋天的月亮,何時才是盡頭?
不知道多少往事啊,被它們勾上心頭!
昨天夜裏,東風又一次吹上我居住的小樓。
明朗的月色中想起故國,心中的痛苦難以忍受。

雕花的欄杆、漢白玉台階,想來應該保留。
當時那裏的人兒啊,美好容顏難依舊。
如果有人問起我,你心中到底有多少哀愁?
那就和春天的江水一樣,一刻不停地滾滾東流!

後期

李煜亡國後,晚年的詞寫家國之恨,拓展了詞的題材,感慨既深,詞益悲壯。

李煜詞最大特色,是自然真率,醇厚率真,情感真摯。喜用白描手法,通俗生動,語言精鍊而明淨洗煉,接近口語,與「花間詞」縷金刻翠,堆砌華麗詞藻的作風迥然不同。

李煜後期的詞由於生活的巨變,以一首首泣盡以血的絕唱,使亡國之君成為千古詞壇的「南面王」(沈雄古今詞話》語),正是「國家不幸詩家幸,話到滄桑語始工」。這些後期詞作,淒涼悲壯,意境深遠,為詞史上承前啟後的大宗師。至於其語句的清麗,音韻的和諧,更是空前絕後。

長相思 — 李煜

                            雲一緺,玉一梭,

                            澹澹衫兒薄薄羅,

                             輕顰雙黛螺。

                             秋風多,雨相和,

                             簾外芭蕉三兩窠,

                             夜長人奈何?

語譯:如雲的秀髮用梭形的玉簪箍住,身上穿著顏色淺淡的薄衫,雙眉輕皺。秋風夾著秋雨,夜雨打著簾子外的三兩棵芭蕉,漫漫的長夜,使人難堪無奈。

Page: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