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盼盼魂斷燕子樓

關盼盼魂斷燕子樓 (取自歷代名妓)
W020080314565670487131
              徐州燕子樓(唐貞元年間節度使張愔為愛妾關盼盼所建)

今日的徐州古代彭城,那裡地勢險要,交通便利,能控豫魯而瞰江淮,是歷代兵家
必爭之地。正因它地理位置的重要,許多歷史故事曾在那裡上演,因此留下來許多名勝
古跡,有夏禹鎮水的鐵牛、吳季子掛劍台、范增墓、霸王戲馬台、燕子樓等。說到燕子
樓,就必然想到關盼盼,這位才貌蓋世、歌舞絕倫的奇女子,曾在燕子樓上演出了一幕
悲涼的殉情故事。


關盼盼生於唐德宗貞元三年,出身於書香門第,精通詩文,更兼有一副清麗動人的
歌喉和高超的舞技。她能一口氣唱出白居易的「長恨歌」,也以善跳「霓裳羽衣舞」馳
名徐泗一帶;再配上她美艷絕倫的容貌,輕盈婀娜的體態,讓無數世家公子望眼欲穿。
後來,關家家道中落,出於無奈,關盼盼被徐州守帥張愔重禮娶回為妾。張愔,字
建封,洛陽人,唐憲宗元和年間出守徐州,雖是一介武官,卻性喜儒雅,頗通文墨,對
關盼盼的詩文十分欣賞,而關盼盼的輕歌漫舞,更使這位身為封疆大臣的顯官如癡如醉
。關盼盼入府後,給張愔枯躁的官場生活增添了不少浪漫色彩,讓他享受到人生的另外
一重美妙境界。因此,雖然張家妻妾成群,他卻對關盼盼情有獨鍾。一對年齡相距甚遠
的老夫少妻,竟也情投意合,十分恩愛,使關盼盼得到了莫大的愛撫和欣慰。
大詩人白居易當時官居校書郎,一次遠遊來到徐州;素來敬慕白居易詩才的張愔邀
他到府中,設盛宴慇勤款待。關盼盼對這位大詩人也心儀已久,對白居易的到來十分歡
喜,宴席上頻頻執壺為他敬酒。酒酣時,張愔讓盼盼為客人表演歌舞,想藉機展露一番
自己愛妾的才藝。關盼盼欣然領命,十分賣力地表演了自己拿手的「長恨歌」和「霓裳
羽衣舞」。藉著幾分酒力,盼盼的表演十分成功,歌喉和舞技都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白居易見了大為讚歎,彷彿當年能歌善舞的傾國美人楊玉環又展現在眼前,因而當即寫
下一首讚美關盼盼的詩,詩中有這樣的句子:「醉嬌勝不得,風嫋牡丹花」,意思是說
關盼盼的嬌艷情態無與倫比,只有花中之王的牡丹才堪與她媲美。這樣的盛讚,又是出
自白居易這樣一位頗具影響的大詩人之口,使關盼盼的艷名更加香溢四方了。
可惜好景不長,兩年之後,張愔病逝徐州,葬於洛陽北邙山。樹倒猢猻散,張愔死
後,張府中的姬妾很快風流雲散,各奔前程而去。只有年輕貌美的關盼盼無法忘記夫妻
的情誼,矢志為張愔守節。張府易主後,她隻身移居到徐州城郊雲龍山麓的燕子樓,只
有一位年邁的僕人相從,主僕二人在燕子樓中,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
燕子樓地處徐州西郊,依山面水,風景絕佳,是張愔生前特地為關盼盼興建的一處
別墅,樓前有一灣清流,沿溪植滿如煙的垂柳,雅致宜人。春夏季節,常有雙雙對對的
燕子穿柳而過,翩然飛至樓頭,給這裡幽靜的環境增添幾分生機,因此稱之為燕子樓,
這是關盼盼和張愔一同議定的樓名。昔日關盼盼與張愔常常雙雙在燕子樓上看夕陽暮色
,在溪畔柳堤上緩緩漫步,多少個月明之夜喁喁低語,數不清的曉霧朦朧中相偎相依;
如今卻是風光依舊,人事全非,獨對長夜寒燈,形單影隻,夜夜刻骨的思念,日日無望
的期盼,冬去春來,去年的燕子今年又飛回,卻不見去年伉倆。住在記滿舊情的樓中,
關盼盼心中只剩下悲思和無奈,日復一日,全靠著沉醉在回憶中打發時光,不再歌舞,
也懶於梳洗理妝。昏昏暗暗中,不知不覺竟也度過了十度春秋,關盼盼的這種忠於舊情
、守節不移的精神,贏得了遠近許多人的憐惜和讚歎。
元和十四年,曾在張愔手下任職多年的司勳員外郎張仲素前往拜訪白居易,他對關
盼盼的生活十分瞭解,並且深為盼盼的重情而感動,因關盼盼曾與白居易有一宴之交,
又傾慕白居易的詩才,所以張仲素這次帶了關盼盼近來所寫的「燕子樓新詠」詩三首,
讓白居易觀閱。白居易展開素雅的詩箋,上面寫著這樣的詩:
其一:
  樓上殘燈伴曉霜,獨眠人起合歡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長!

其二:
  北邙松柏鎖愁煙,燕子樓中思悄然;
自理劍履歌塵絕,紅袖香消一十年。

其三:
  適看鴻雁岳陽回,又睹玄禽逼社來;
瑤琴玉簫無愁緒,任從蛛網任從灰。

詩中展示了關盼盼在燕子樓中淒清孤苦、相思無望、萬念俱灰的心境,真切感人。
白居易讀後,回憶起在徐州受到關盼盼與張愔熱情相待的情景,那時夫妻恩愛相隨,這
時卻只留下一個美麗的少妻獨守空樓,怎不是人世間的一大憾事!白居易不由得為關盼
盼黯然神傷,流下一掬同情的眼淚。捧著詩箋,大詩人愛不釋手地反覆吟詠,心想:張
愔已經逝去十年,尚有愛姬為他守節,著實令人羨慕。但是又轉念一想:既使如此情深
義重,難捨難分,為何不追隨他到九泉之下,成就一段令人感歎的淒美韻事呢?於是在
這種意念的驅使下,白居易十分肅穆地依韻和詩三首:
其一:
  滿窗明月滿簾霜,被冷燈殘拂臥床;
燕子樓中寒月夜,秋來只為一人長。

其二:
  鈿帶羅衫色似煙,幾回欲起即潸然;
自從不舞霓裳曲,疊在空箱一十年。

其三:
  今春有客洛陽回,曾到尚書墳上來;
見說白楊堪作柱,爭教紅粉不成灰。

白居易設想徐州西郊的燕子樓上,秋來西風送寒,月明如水,更顯得淒冷與孤寂。
獨居樓上的關盼盼想必受盡了相思的煎熬。張愔離去後,她脂粉不施,琴瑟不調,往日
的舞衣也疊放箱中,根本再也沒有機會穿戴上身了。忽然筆鋒一轉,說到張愔(尚書)
墓上白楊已可作柱,而生前寵愛的紅粉佳人還孤孤單單地獨守空幃,倘若真的情真義摯
,為何不甘願化作灰塵,追隨夫君到九泉之下呢?
白居易對關盼盼原本是一片同情之心,這時為何又要勸她以死殉情呢?這並不是他
有心要傷害關盼盼,只因為按當時人們的道德標準來看,能以死殉夫,實是女人的一種
崇高無上的美德。白居易認為,既然關盼盼能為張愔獨守空房,為什麼不再往前一步,
從而留下貞節烈婦的好名聲,成為千古美談?在詩人的心目中,堅信節操和美名比生命
更重要,他以為勸關盼盼殉情,並不是逼她走上絕路,而是為她指明一條陽光大道。為
了更明朗地表達他的意念,他又十分露骨地補上一首七言絕句:

  黃金不惜買娥眉,揀得如花四五枝;
歌舞教成心力盡,一朝身去不相隨。

張仲素回到徐州,把白居易為關盼盼所寫的四首詩帶給了她。關盼盼接到詩箋,先
是有一絲欣慰,認為能得到大詩人的關注及柔筆題詩,是一種難得的殊榮。待她展開細
細品讀,領會出詩人的心意所在,不禁感到強烈的震撼,心想詩中寓意也太過於逼人,
用語尖刻,實欠公平。我為張愔守節十年,他不對我施以關懷和同情,反而以詩勸我去
死,為何這般殘酷?因而她淚流滿面地對張仲素道:「自從張公離世,妾並非沒想到一
死隨之,又恐若干年之後,人們議論我夫重色,竟讓愛妾殉身,豈不玷污了我夫的清名
,因而為妾含恨偷生至今!」
說罷,她不可遏制地放聲大哭,哭自己的苦命,也哭世道的不平。張仲素見狀,心
中也感酸楚,在一旁陪著她暗暗落淚。哭了不知多長時間,漸漸地,關盼盼似乎已從憤
激的心情中理出了頭緒,於是強忍著悲痛,在淚眼模糊中,依白居易詩韻奉和七言絕句
一首:
  自守空樓斂恨眉,形同春後牡丹枝;
舍人不會人深意,訝道泉台不相隨。

關盼盼的詩中有自白、有幽怨、更有憤怒。詩中所言的「形同春後牡丹枝」,是承
襲當年歡宴時白居易誇讚她「醉嬌勝不得,風嫋牡丹花」之句而來,那時花開正艷,如
今卻如同春殘花將謝;「舍人不會人深意」是痛惜自居易不能瞭解她真正的心態,在她
花開時捧讚她,當她即將凋落時,竟還雪上加霜。事到如今,她本早已了無生趣,既然
有人逼她一死全節,她也別無選擇了。

張仲素離開燕子樓以後,關盼盼就開始絕食,隨身的老僕含淚苦苦相勸,徐州一帶
知情的文人也紛紛以詩勸解,終不能挽回關盼盼已定的決心。十天之後,這位如花似玉
、能歌善舞的一代麗人,終於香消玉殞於燕子樓上。彌留之際,她勉強支撐著虛弱的身
體,提筆寫下:
兒童不識沖天物,漫把青泥汗雪毫。
這句話是針對白居易而言的。淒苦獨居了十年的關盼盼,對於生死其實已經看得很
淡,以死全節對她來說,其實並不是一件傷心之事;但她恨只恨自己的一片癡心,卻不
被白居易理解,以為自己不願為張愔付出生命,反而拿一個局外人的身份逼自己走向絕
路。在關盼盼眼中,鼎鼎大名的白居易這時已成了一個幼稚的兒童,那裡能識得她冰清
玉潔的貞情呢!
關盼盼的死訊傳到白居易耳中,他先是震驚,明白了關盼盼確實是一位癡情重義的
貞烈女子;繼而,他想到了關盼盼的死與自己寫的詩有著直接的關係,心情由敬佩轉成
了深深的內疚。於是,他托多方相助,使關盼盼的遺體安葬到張愔的墓側,算是他對關
盼盼的一點補償,也藉以解脫一些自己的愧疚之情。但這一點關照,對於含悲而死的關
盼盼來說,又有何意義呢?仍是徒增虛名罷了!
白居易六十六歲以後,官職是太子少傅,分管東陽洛陽之事。這時的他,年已垂暮
,雄心大減,不再積極參予政事,而隱居在洛陽香山。自知來日不多,因而忍痛割愛,
把心愛的駿馬送給他人,並讓能歌善舞的侍姬樊素與小蠻離開自己,各奔前程,以免自
己百年之後,兩位妙齡佳人重演關盼盼的悲劇。從他的這一行動可以看出,白居易已經
為逼死關盼盼而深深內疚了。
後來,燕子樓因為關盼盼的故事而成為徐州的勝跡,歷代均加以修茸。樓上至今仍
懸掛著關盼盼的畫像,神情秀雅,容貌艷麗絕倫,過往的遊客,不但仰慕其風貌,更為
她的貞情而感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