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 董事會舞出美麗探戈

作者:李雪莉 2011-04-19 天下雜誌360期

因為有個與眾不同的董事會,逢甲在短短十年間異軍突起, 這個雲集各方高手的團隊,如何讓逢甲急起直追?

如果大學間的競賽是一場龜兔賽跑,逢甲大學肯定是那個後來居上的贏家。

秋日的暮色把西屯區的逢甲校園照得火紅。為了迎接四十五週年校慶,操場上殺聲遍野。三十人對三十人的大陣仗拉開一條線,拔河。展現團隊力量是逢甲長期的傳統。

當不少私立大學慘澹經營、面臨招生不足,逢甲卻展現充足的士氣與精神;現在許多校長、教育部長談到逢甲,總是豎起姆指。

今年,在教育部「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劃」中,逢甲大學是入選的五十八所公私立學校中,獲得補助最高的大學,金額達一億一千萬。

逢甲在短短十年間異軍突起的關鍵,在於有健全的董事會。

走進逢甲的人言大樓,這棟建築是為了紀念在逢甲當了二十五年董事長,也是最長一任董事長,高信而命名的(人言兩字合為信)。

高信的兒子高承恕,是知名社會學家,過去社會學界稱兩大名家「北葉南高」(葉指台大教授葉啟政),「南高」指的就是他。而高承恕正是逢甲董事會的靈魂人物。

國際級戰將組成董事會

一頭灰白頭髮、白襯衫、牛仔褲,五十八歲的高承恕活力十足。

不像其它學校的董事,開董事會時才出席,擔任逢甲副董十三年,高承恕的辦公室就在校園裡。他也和學生打成一片,開車時,他聽著南拳媽媽的CD。

高承恕說,「我現在教大二的學生,如果不知道南拳媽媽,不知道183,你還能跟他們混嗎?」

他的投入與態度,反映逢甲董事會的與眾不同。

過去十五年大學校院擴張快速,其中不乏私人為賺錢興學的例子。

致遠管理學院副校長王如哲研究高教多年,他觀察,多數私校董事會成員並不了解高教,以為辦大學與中小學差不多。「但大學的投資是無底洞,現在學生少、競爭強,更沒有私人興學的市場。」

私校雖然是非營利機構,卻也發生不少董事會透過採購與工程收回扣,將利益放在自己口袋的惡例。

但逢甲董事會的成功,就在於董事沒有家族壟斷,而董事成員採開放與專業的取才。

逢甲董事會的成員來自企業界、學術界有份量的人士。包括台灣飛利浦前總裁羅益強、旺宏資深副總盧志遠、前香港中文大學校長金耀基、管理學教授許士軍等十一位。其中最重要的靈魂人物是副董事長高承恕。

十一位董事會成員全是國際級戰將;因此,早在十多年前,他們就預測未來人才得面對世界的競爭。

逢甲十四萬畢業生中,五○%留在台灣,其餘三○%進大陸市場、二○%到其它國家。雖然校友多半是企業的中階幹部,但最後都走向全球舞台。知名校友包括統一超商總經理徐重仁。

把教育當長期大戰

董事會很清楚逢甲的體質與特色,當各大學都搶著要成為研究型大學時,逢甲把重心放在教學。

「逢甲畢業的學生九○%進到產業,只有一○%進學術圈,所以一定要把教學品質拉上來,」經常走訪中小企業做田野調查的高承恕,很務實分析逢甲的定位。

它們的目標很清楚,就是希望有一天,逢甲的畢業生能全球經營、和世界接軌。

雖然起步比其它學校慢,但逢甲把教育當長期大戰;它擬定的作戰計劃以十年計,頭十年,主要提升軟體與硬體。
 十二年前,逢甲的師生比是一比三十五,教授多半是兼任;於是逢甲大舉徵才,提出博士學位就多加一萬元薪水的政策,三年內招滿一五○位教授。若以一人最低百萬計,人事費共增加一億五千萬元。

但這個花費卻健全學校體質。這群教授現在多半升為副教授與教授,成為逢甲最成熟的中堅;而師生比也降為一比二十二。

只要錢能花在刀口上,董事會不會把成本當做唯一考量。

要五毛給一塊

在校長劉安之的心裡,逢甲董事會總是「要五毛給一塊」。提供最充足的子彈給校長上戰場打仗。

「我跟董事會報告要蓋七層的大樓,他們會說,七層夠嗎,不夠的話,八層好不好?」劉安之說,在其它地方,預算早被砍了。

光是過去十年間,逢甲每年在原有的三十億元預算上,另外投注四十億在軟硬體建設。為的是打造學生快樂學習的環境。

以學生為主體的想法說來很簡單,但逢甲大學努力落實。

最明顯的例子是圖書館。它的面積不大,卻有少見的人性化設計。

為了建造二十一世紀的圖書館,他們到香港、新加坡取經,館內不但有舒服的沙發區讓學生休息、聽音樂,還有咖啡廳;「誰說圖書館不能休息、不能吃東西的,我在家也邊睡邊看書啊,」學資訊出身的校長劉安之看來人高馬大,有些粗獷,但心思卻很細、很溫暖。花了三億元的新圖書館落成後,每天進出的人次從三千人增為六千人。

董事會與行政體系間沒有緊張關係、校長與董事的關係更相處融洽。和其它董事會三個月或半年開會一次的運作不同,劉安之與高承恕的辦公室只消五分鐘的路程,有事就走到對方的辦公室,搭起肩就討論起來,使得決策很有彈性。
 他們連喝咖啡的習慣都很互補。高承恕是加糖不加奶,劉安之則是加奶不加糖。

這些都反映團結與和諧的文化。

產業界有個流傳,當企業裡有能力的人都見異思遷,為了更好的未來跑光了,但逢甲的學生還會留著,因為他們很認命、重團隊。

逢甲成功的另一個重要關鍵,是一千兩百多位的教授與行政人員多半清楚學校發展目標,而且有很強的向心力。

一個學校是否有朝氣,最好的指標就是基層行政人員的士氣。在逢甲小小的西屯校區,從資訊處、公關、系辦人員都感覺精神奕奕。

尊重、看重每位員工

今年端午節,高承恕從鼎泰豐訂了一萬多個粽子,從校長到校警隊每人八個。他的想法很單純:「如果大家都盡份力的時候,那加總起來就不一樣了。」

在這個校園裡,每個人被尊重、被看重,所以校園內少見衝突。

以最大的部門、有五十四工作人員的網路資訊技術處為例,就撐起全逢甲e化的工作。為了全面推動e化,逢甲多年前,就把資深的資訊種子送到教務、總務、學務等單位做行政主管。

「人到了三十多歲想做管理職,在資訊處沒位子給你,不如把人散到其它單位當資訊種子,」劉安之說,適度輪調增加人才的成就感。

逢甲是最早一批有校園無線聯網的大學,目前所有行政公文無線化。甚至,資訊人員可以從網路中得知某大樓裡的滅火器是否正常。

逢甲也是少數有不錯退福機制的私校;由於私校退休金遠低於公立大學,使得好的教授都跳槽到公立大學。

逢甲五年前推動福利儲存基金。由校務基金每年提撥兩千五百萬、教職員提撥本薪六%,交由校內退福小組操盤,主要投資海外基金。平均年投資報酬率約二○%。

「每個人都有家庭,會感覺到學校的照顧,覺得很安心,」負責基金投資的財金系副教授羅仙法就覺得,逢甲有大家庭的氣氛。

就像台灣的中小企業一樣,默默耕耘、不喊口號,逢甲務實、彈性做出成績。但它的挑戰還很多。

在教學卓越獎助下,逢甲能否拿出第一名的作為,吸引優秀學生、訓練出走入國際舞台的學生?

圖書館前紅色的慶賀標語靜靜懸掛著,外界也拭目以待它未來交出的成績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