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隱《無題》身無綵鳳雙飛翼 心有靈犀一點通

   李商隱   無題 其一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台類轉蓬。

【詩文解釋】
  昨夜星光燦爛,和風徐徐,在那畫樓西邊桂堂的東面。身上雖然沒有綵鳳的雙翅可以飛到一起,但是兩個人的心卻像靈異的犀角一樣,有一線相通。隔著座位玩送鉤的遊戲喝著溫暖的春酒,分成小組射覆蠟燭分外紅。可嘆我聽了報曉的更鼓要去官署應卯,騎著馬去蘭台,心卻像是飛轉的蓬草。

【韻譯】:
昨夜星光燦爛,夜半卻有習習涼風;
我們酒筵設在畫樓西畔、桂堂之東。
身上無綵鳳的雙翼,不能比翼齊飛;
內心卻像靈犀一樣,感情息息相通。
互相猜鉤嬉戲,隔座對飲春酒暖心;
分組來行酒令,決一勝負燭光泛紅。
可嘆呵,聽到五更鼓應該上朝點卿;
策馬趕到蘭台,象隨風飄轉的蓬蒿。

【詞語解釋】
1、畫樓、桂堂:都是比喻富貴人家的屋舍。
2、靈犀:舊說犀牛有神異,角中有白紋如線,直通兩頭。
3、送鉤:也稱藏鉤。古代臘日的一種遊戲,分二曹以較勝負。把鉤互相傳送後,藏於一人手中,令人猜。
4、分曹:分組。
5、射覆:在覆器下放著東西令人猜。分曹、射覆未必是實指,只是借喻宴會時的熱鬧。
6、鼓:指更鼓。
7、應官:猶上班。
8、蘭台:即秘書省,掌管圖書秘籍。李商隱曾任秘書省正字。這句從字面看,是參加宴會後,隨即騎馬到蘭台,類似蓬草之飛轉,實則也隱含自傷飄零意。
靈犀:指犀牛角。傳說犀牛是靈異之獸,角上有條白紋,從角端直通大腦,感應靈敏,故稱靈犀。這裡藉以比喻彼此心意相通。

這首詩大約作於李商隱任職秘書省期間。李商隱曾經兩度任職秘書省,第一次是開成四年(839),第二次是會昌二年(842),第二次任職不久就離職服喪,直到會昌五年秋才重返秘書省。所以這首詩可能作於開成四年或會昌二年,也可能作於會昌六年。從其中透露出的身世沉淪、漂泊無依的情緒來看,時間應該比較靠後一些。

句 解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這是一個美好的回憶,但詩人沒有敘寫具體情事,只是烘托出一種富於暗示性的環境氣氛:昨夜星光燦爛,和風習習,我們相會在畫樓西面、桂堂東邊。繪彩的畫樓、流香的桂木之堂,把柔美的夜晚點綴得無比香豔旖旎,空氣中充溢著令人沉醉的溫馨氣息。「昨夜」未必實指,只是一種追憶。那樣的夜晚、那樣的溫情,歷歷在目,如在昨天。「畫樓」與「桂堂」,極力渲染著相會場所的靡麗,似乎在暗示著這段濃得化不開的豔情。兩個「昨夜」相連而詠,上下兩句蟬聯而出,於圓轉流美之中道出了纏綿,使得對昨夜的追憶抒情氣氛更加濃郁了。最普通的時間與地點的交代,都因這段戀情而變得如此的蘊藉與精緻,這確實是一個美麗的開始!

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自己身上儘管沒有綵鳳那樣的雙翅,得以飛越阻隔,與對方相會,但彼此的心,卻像靈異的犀角一樣,自有一線相通。綵鳳比翼雙飛,象徵著美滿的愛情。然而,不知由於什麼原因,詩人與相愛的人之間存在著阻隔。他們近在咫尺,卻如同相隔天涯;一夕相會,又旋即分別。無論是當時的感受,還是事後的追憶,都讓人倍受煎熬卻又無可奈何。

雖然苦於無法接近,無法有更多的表白,但兩人分明感受到了一種情意相通、心心相印的默契。一個眼神,一個微笑都是那樣的情意綿綿。用「心有靈犀」來比喻雙方心靈的契合與感應,是詩人的獨創和巧思。古人認為犀牛是一種靈獸,犀牛角中有一條白紋,像白線一樣貫通上下兩端,感應靈異,故稱為「靈犀」。

兩句中「身無」與「心有」相互映照,相互生發。相愛的雙方不能會合,本是深刻的痛苦,但心則相通,卻是莫大的慰藉。詩人所要表現的,並不是單純的愛情間隔的苦悶或心靈契合的欣喜,而是間隔中的契合,苦悶中的欣喜,寂寞中的慰安。儘管這種契合的欣喜中不免帶有苦澀的意味,但它卻因身受阻隔而顯得彌足珍貴。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隔著座位互相傳遞著彎鉤,只覺得春酒暖人。分組一塊行酒嬉戲,只看見紅燭搖搖。與相愛的人沒有機會單獨在一起,借助於集體活動稍稍親近也自興奮異常。他們該是如何含而不露地眉目傳情,如何暗自欣喜、滿懷柔情。此時,即使酒不醉人,人也該自醉了,心裡怎不蕩漾著暖意?再看那燭光,紅彤彤的,本就亮著喜慶,伴著熱鬧,再映著心上人的眉目笑語,又怎不讓人歡愉沉醉?那醉人的情愫啊,直叫人反覆咀嚼、回味!一個「暖」字,一個「紅」字,渲染出一片溫暖的色調,傳達出一份綿綿的情意,更把久經寂寞的詩人的沉醉展現得格外分明。

「送鉤」也叫藏鉤,是古人行酒時玩的一種遊戲。玩遊戲的時候把人分成兩組,藏鉤於手中,暗相傳遞,最後讓對方猜鉤子在誰手裡,猜不中就罰酒。詩人和意中人本是隔著座位而坐,心有意而口難開,便藉著「送鉤」的機會,偷偷地彼此傳遞著情意。「射覆」也是飲酒時玩的一種遊戲,就是把東西藏在器物裡,讓別人猜,猜錯了就罰酒。「射」是猜的意思。「分曹」就是分組。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台類轉蓬

可嘆我啊,聽到五更鼓響,又該上朝了。策馬趕往蘭台,感覺自己宦海飄泊,身不由己,就如同那隨風飄轉的蓬草。「聽鼓應官」,唐制,五更二點,城內擊鼓,坊市開門。鼓響天明,即須上班應差。「蘭台」,是漢代皇宮保存秘籍圖書的地方,這裡指秘書省,李商隱當時正在秘書省供職。

詩的最後兩句,將愛情間隔的惆悵與身世飄泊的慨嘆融合起來,不但擴大了詩的內涵,而且深化了詩的意蘊,含有自傷身世的意味。詩寫的是愛情,但這種人生的悵惘與無奈,已經遠遠超出了愛情的範圍。
【賞析】
  這是一首純潔的愛情詩。從詩中看,作者懷念的是一位貴家女子。作者從追憶昨夜回到現實,引出了詩人複雜微妙的心理:如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可嘆自己漂泊不定,又不得不匆匆走馬蘭台,開始寂寞乏味的工作。詩人描述了事件與場面來突出人物的心理活動,展現了詩人與情人時間太短,頗感無奈。全詩跳躍變幻,感情真摯,情意深長,形象動人。

首聯以曲折的筆墨寫昨夜的歡聚。「昨夜星辰昨夜風」是時間:夜幕低垂,星光閃爍,涼風習習。一個春風沉醉的夜晚,縈繞著寧靜浪漫的溫馨氣息。句中兩個「昨夜」自對,迴環往復,語氣舒緩,有迴腸蕩氣之概。「畫樓西畔桂堂東」是地點:精美畫樓的西畔,桂木廳堂的東邊。詩人甚至沒有寫出明確的地點,僅以周圍的環境來烘托。在這樣美妙的時刻、旖旎的環境中發生了什麼故事,詩人只是獨自在心中回味,我們則不由自主為詩中展示的風情打動了。

頷聯寫今日的相思。詩人已與意中人分處兩撥兒,「身無綵鳳雙飛翼」寫懷想之切、相思之苦:恨自己身上沒有五綵鳳凰一樣的雙翅,可以飛到愛人身邊。「心有靈犀一點通」寫相知之深:彼此的心意卻像靈異的犀牛角一樣,息息相通。「身無」與「心有」,一外一內,一悲一喜,矛盾而奇妙地統一在一體,痛苦中有甜蜜,寂寞中有期待,相思的苦惱與心心相印的欣慰融合在一起,將那種深深相愛而又不能長相廝守的戀人的複雜微妙的心態刻畫得細緻入微、惟妙惟肖。此聯兩句成為千古名句。

頸聯「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是寫宴會上的熱鬧。這應該是詩人與佳人都參加過的一個聚會。宴席上,人們玩著隔座送鉤、分組射覆的遊戲,觥籌交錯,燈紅酒暖,其樂融融。昨日的歡聲笑語還在耳畔迴響,今日的宴席或許還在繼續,但已經沒有了詩人的身影。宴席的熱烈襯托出詩人的寂寥,頗有「熱鬧是他們的,而我什麼也沒有」的淒涼。

尾聯「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台類轉蓬」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無奈:可嘆我聽到更鼓報曉之聲就要去當差,在秘書省進進出出,好像蓬草隨風飄舞。這句話應是解釋離開佳人的原因,同時流露出對所任差事的厭倦,暗含身世飄零的感慨。
全詩以心理活動為出發點,詩人的感受細膩而真切,將一段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情感描繪得撲朔迷離而又入木三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