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崇春江曉景–蘇軾

                           *** 惠崇春江曉景     蘇軾 ***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題 解】

《惠崇春江晚景》(又叫《惠崇春江曉景》),元豐八年(1085)蘇軾在逗留江陰期間,為惠崇所繪的鴨戲圖而作的題畫詩。原詩共兩首。惠崇宋朝著名的畫家、僧人,即歐陽修所謂「九僧」之一。他能詩善畫,特別是畫鵝、雁、鷺鷥、小景尤為拿手。《春江晚景》是他的名作。蘇軾根據畫意,妙筆生花,寥寥幾筆,就勾勒出一幅生機勃勃的早春二月景象。

W020080314565670487131

                             惠崇春江晚景 詩意圖 甘雨辰 繪

    句 解

竹外桃花三兩枝

這是一派和煦的風光:隔著疏落的翠竹望去,幾枝桃花搖曳生姿。桃竹相襯,紅綠掩映,春意格外惹人。這雖然只是簡單一句,卻透出很多資訊。首先,它顯示出竹林的稀疏,要是細密,就無法見到桃花了。其次,它表明季節,點出了一個『早』字。春寒剛過,還不是桃花怒放之時,但春天的無限生機和潛力,已經透露出來。

春江水暖鴨先知

一江春水中,鴨兒在嬉戲;江水回暖的訊息,它們首先感知到了。鴨知水暖,光憑畫是體現不出來的,詩卻表達出來了。其實豈是鴨子先知水暖?一切水族之物,皆知冷暖。詩人這樣寫是為切合畫上風物,實際上也是表達他對春天到來的喜悅和禮贊。唐人有『花間覓路鳥先知』的詩句,與此句異曲同工。這句詩極富哲理,現在我們指某一新的情況或消息被人預先知道時,便往往引用這一句。

蔞蒿滿地蘆芽短

萬物逢春氣象新。江邊,生長茂盛的蔞蒿鋪滿了地面,蘆葦也抽出了短短的嫩芽來。『蔞蒿』,一種野菜,春天生長。這七字不是泛泛地吟詠景物,而是詩人通過細致的觀察貼切地實寫出這兩種植物的情態,沒有一字是閒筆。清人王士禛在《漁洋詩話》中贊賞這句詩說:『坡詩……非但風韻之妙,亦如梅聖俞之「春洲生荻芽,春岸飛楊花」,無一字泛設也。』

正是河豚欲上時

『河豚』,魚名,味美而有毒。春江水發,河豚即溯流而上,量多而且最為肥美。宋詩人梅堯臣描寫這種景象雲:『河豚當是時,貴不數魚蝦。』詩的前三句是描寫惠崇畫里的景物,這最後一句則是即景生情的聯想。作者這樣寫就把整個畫面勾勒得更為完美了,給人以嚴冬已盡、春到人間的喜悅。作者不僅入乎畫內,而且出乎畫外,把畫上所無而情理中所有的事物呈現出來。如果詩的全部四句均是景物白描,則形式上未免有些呆板。最後一句的處理,不但使全詩靈動鮮活,也使詩和畫的意境都被大大地豐富了。

評 解

惠崇原畫已佚,這首詩有的版本題作《春江曉景》,現已無從考証。

畫以鮮明的形象,使人有具體的視覺感受,但它只能表現一個特定的畫面,有一定的局限性。而一首好詩,雖無可視的圖像,卻能用形象的語言,吸引讀者進入一個通過詩人獨特構思而形成的美的意境,以彌補某些畫面所不能表現的東西。

這首題畫詩既保留了畫面的形象美,也發揮了詩的長處。詩人用他饒有風味、虛實相間的筆墨,將原畫所描繪的春色展現得那樣令人神往。在根據畫面進行描寫的同時,蘇軾又有新的構思,從而使得畫中的優美形象更富有詩的感情和引人入勝的意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