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是如何流傳下來的

提起詩來,首先使人想到的就是「唐詩三百首」。長大了,每人大概都會背誦幾首。要想知道唐詩是如何流傳下來的,請參閱以下文章。當你知道唐詩是如何流傳下來的,才明白能讀到唐詩是萬幸!

一、400年前,大明朝天啟年間,魏忠賢公公正在亂搞的時候。有一位老人,默默脫下了官袍,整齊疊好。這是綉著精緻白鷳鳥的青袍,代表著他是五品官員。外面有人喊:胡老,你怎麼還不出來?我們等著接你去德州上任呢。〝上任?〞老先生淡淡一笑,自言自語:再見了,官場!對於你,我早已厭倦。我要回到家鄉,用剩餘的歲月,去完成一件更重要的事:〝編一部最全的唐詩,不要再有遺漏,不要再有散佚,讓後世子孫都能讀到它!〞讓我們記住這個老先生的名字叫 胡震亨。現在人可能很難理解,不就是編本唐詩麼,很難嗎?事實是,在那個年代,真的好難。那時可沒有這麼多出版社、印刷廠、圖書館,沒有穀歌百度京東亞馬遜。你要找一首詩,說不定就要跋涉千山萬水去抄,還不一定能抄到。如果當初這位胡大人偷懶,不編這本唐詩,會怎麼樣?

答案是:後果很嚴重。

二、那時候,唐詩正在以今天物種滅絕般的速度在失傳。據胡震亨估算,到他所處的年代,唐詩已經至少失傳了一半。你也許以為:詩怎麼會失傳呢?只要詩人夠棒,寫得夠好,不就會口口相傳留下來嘛。呵呵,你以為是你們家菜譜呢?

先問一個好像不太科學的問題:在所有唐詩裡,最猛的是哪一首?

可能有不少人會回答:《春江花月夜》,所謂〝孤篇壓全唐〞嘛;那麼作者是誰?不少讀者也能答上:張若虛。這位元張先生寫出了這麼猛的作品,一定是個大名人了?沒錯,他當時就被人尊稱為〝吳中四士〞,江湖地位就算不如明教四大護教法王,也差不多夠〝五散人〞了。然而,這麼猛的一位先生,到今天留下來了多少詩呢?一百首?八十首?答案很令人震驚,只有兩首。

此外,唐代的五言絕句裡哪一首最猛?有很多人會脫口而出:《登鸛雀樓》,就是每個人小時候都背過的〝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它的作者,一般認為是王之渙。這個王猛人有多少詩留了下來?答案觸目驚心,只有六首。一千多年裡,也不知道有多少〝白日依山盡〞、〝海上明月共潮生〞被淹滅失傳?

三、王之渙、張若虛先生的遭遇,不是偶然的。

李白有多少詩留下了下來?最慘的說法是:大概十分之一。這個偉大的天才寫了一輩子詩,估計有五千到一萬首,十之八九我們永遠見不到了。李白去世前整理了畢生稿件,鄭重託付給了族叔李陽冰,請他為自己編集子,以便流傳後世。李陽冰沒有辜負他的期望,用心整理出了《草堂集》10卷,然後,失傳了。那些湮滅掉的詩文,都是因為水準爛嗎?不是的。比如唐人記載說,李白的《大鵬賦》和《鴻猷文》特別偉大,讓上一代辭賦霸主司馬相如和揚雄都汗顏。今天,《大鵬賦》幸運地流傳了下來,但《鴻猷文》呢?對不起,沒有了,永遠淹沒在了歷史中。

再說杜甫。這個同樣偉大的詩人,四十歲之前的詩幾乎全部失傳,而他活了多少歲呢?只有58歲。還有〝初唐四傑〞裡坐第一把交椅的王勃,沒錯就是〝落霞與孤鶩齊飛〞的那個,他的集子艱難地流傳了幾百年,終於在明代徹底湮滅。直到明朝都快亡了,人們才從別的圖書裡找出一些王勃的詩文,讓我們感受他的風采,就好比《金庸全集》全部失傳了,你只能跑到六神磊磊的專欄裡去找幾段金庸原文來過癮,想想都要哭。

偉大的孟浩然算是幸運的,死了沒幾年,就有人給他編詩集,但許多詩當時就已經散佚;還有偉大的李商隱,就是〝春蠶到死絲方盡〞〝心有靈犀一點通〞的那位大牛人,親自編了四十卷詩文集,可惜全部失傳,沒一卷留下來。他的詩是多年之後人們陸續一點點搜求到的。

不光是詩歌在消失,前人編的各種詩集、詩選也在消失。何況,過去編詩集的路子往往不對,有的拚命選盛唐詩,中唐、晚唐選得很少;有的只選些清湯掛麵的詩,粗豪一點的一首都不選。

在當時,號稱最全、最完整的一本唐詩,叫做《唐詩記》。胡震亨找到這套書,只翻開第一卷就怒了:〝開篇就把人家唐高祖李淵爺爺的一首詩給記漏了,這也號稱是最全的唐詩嗎?〞他下定決心:我距離唐朝已經700年了,再不編一本完整的唐詩出來,我們怎麼對得住那些偉大的前輩詩人?四、有人不解:老胡,這麼難的事情,你一個人幹,憑什麼能幹成?老胡充滿信心:就憑我家的萬卷藏書!所謂〝萬卷藏書〞,一點也沒有吹牛皮。他家有一個巨大的藏書樓,叫做〝好古樓〞,其江湖地位大概接近于少林寺的藏經閣,包羅萬象,〝收藏圖書萬餘卷〞,什麼冷門都有。老胡本人的學問也很淵博,十八歲中秀才,二十九歲中舉人,這都不說了,而且涉獵廣泛,連兵書都啃,當時的抗金名將〝劉大刀〞劉鋌都和他做朋友。1625年,老胡挽起袖子,幹了起來。

〝我不但要收錄最全的盛唐詩,也要收錄最全的中唐詩、晚唐詩、五代詩!〞

〝我不但要收錄詩歌,還要整理出每一個詩人的小傳、評語,讓他們名垂後世。〞

〝我不但要收錄些完整的詩,還要收入斷篇零句,甚至詞曲、歌謠、諺語、酒令,什麼都不遺漏。〞

我讀《射雕英雄傳》時,每當讀到大高手黃裳寫《九陰真經》這一段,就想起胡震亨老先生編全唐詩的故事來。無數個晝夜過去了,終於有一日,胡震亨放下筆,完成了著作。時間已經是1635年,他整整工作了10年。這部巨著,被取名為《唐音統簽》。這部超級大書有一千零三十三卷,按天干之數分為十簽,不但有當時最完整的唐詩,還有極其珍貴的文學評論、傳記史料,堪稱中國古代私人編書的超級王中王。更誇張的是,老胡還又用了七年時間,吭哧吭哧寫出了研究李白杜甫的《李詩通》《杜詩通》兩部大書。這時,已經七十四歲的老人才露出微笑:我終於完成了一生的夢想。這才叫不辜負我的時代。這樣一個人,《明史》竟沒有他的傳,也沒有一篇生平事蹟傳世。但那又怎麼樣呢?歷史無視他,卻不敢無視他的巨著,《明史藝文志》裡收了好多他的書。

五、至此,全唐詩的編篡偉業算是完成了?還沒呢。第二位猛人登場了,他的名字叫做錢謙益。一聽到這個名字,估計立刻有人開罵:呸!大漢奸!千刀萬剮他!沒錯,你可以叫他大漢奸。他是東林黨的領袖、明朝的禮部尚書,卻帶著老婆投降了清朝,照樣做大官。不過,〝大漢奸〞就一定做大壞事嗎?歷史要真這麼簡單就好了。錢謙益是研究唐詩的大咖。如果當時成立一個唐詩學院,他老人家鐵定要當院長、副院長。直到今天,你要是想研究杜甫,都沒法不讀他的注。

老錢下決心要編一本全唐詩,轟轟烈烈地搞了很多年,估計已編到了數百卷的規模,卻天不假年,掛了,沒能完成。他的遺稿遭際很慘。要知道,當時是什麼年代?那可是金庸《碧血劍》故事發生的年代,戰火紛飛,生靈塗炭,他的書稿也七零八落,今天丟一卷,明天丟一卷,逐漸亡佚過半,眼看就要丟光了。

幸虧另一個猛人出現了,他的名字叫季振宜,我寫專欄從不隨便提生僻的名字,一旦出現人名,就說明他確實很重要。這個人,十七歲中舉人,十八歲中進士,不要問我為什麼,神的世界我也不懂。季振宜發現了老錢的殘稿,重新開始全唐詩的編輯工作。這位季先生和前面的胡震亨、錢謙益一樣,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家裡的書多。多到什麼程度呢?反正當時江南幾個最大的藏書樓,包括毛述的〝汲古閣〞、錢謙益的〝絳雲樓〞、錢曾的〝述古堂〞等都歸他繼承了,江湖人送外號〝藏書天下第一〞〝善本目錄之王〞。他的藏品又牛到什麼程度呢?別的不細說,僅舉兩件他老爹的藏品,你隨便感受下:

一件叫做《神龍蘭亭序》,是王羲之先生的《蘭亭序》傳世最精美的摹本,沒有之一。眾所周知,《蘭亭序》的原件沒有了,神龍蘭亭本就是最牛的。

另一件叫做《富春山居圖》,沒錯,就是現在大陸收了一半、臺灣收了另一半、林志玲女士玩命搶的那個絕世大寶貝。

為了編好全唐詩,季振宜挑燈夜戰,努力工作。又十年過去了(這些猛人寫書,動不動就是以十年計算的),他終於又編出了一部宏偉的唐詩集,共七百十七卷,每年僅詩人的小傳就要寫兩百篇。彷佛上天的安排般,在書稿編成的第二年,季振宜就病倒了,很快撒手人寰。現在,胡震亨、錢謙益、季振宜,三位猛人已經給我們留下了兩部龐大的書稿,只差最後一項工作,把它們合併起來,修補完善,成為理想中的《全唐詩》。

六、第四個猛人於是出場了。他是大家的老熟人,《鹿鼎記》的主角之一:小玄子,又稱康熙皇帝。他酷愛唐詩,對過去那些不稱意的唐詩集,他表示受夠了: 〝唐人搞的唐詩集子,不夠好,too simple。〞〝宋人搞的唐詩集子,錯漏很多,naive。〞發完牢騷,他開始撂出狠話:〝朕,愛新覺羅.玄燁,要把我家裡所有的全唐詩拿出來,加上胡震亨的《唐音統簽》,搞出一本《全唐詩》,讓子孫萬世都可以讀到!〞這本書,一定要牛,要猛,要全!究竟選誰去修書印書呢?康熙皇帝選定了一個人: 江甯織造 曹寅,也就是曹雪芹的爺爺。康熙拍拍曹寅的肩膀,無比鄭重地給了他兩部書稿:〝兄弟,這是季振宜的《唐詩》, 這是胡震亨的《唐音統簽》,朕都已經集齊了。你拿著它們,去召喚神龍吧!〞西元1705年,在胡震亨編全唐詩整整80年後,曹寅督率十位翰林官,在揚州開局修書,編纂《全唐詩》。這是集全功於一役的最後一戰,可謂勢如破竹、水到渠成。僅僅一年後,曹寅等人就完成了工作,把《全唐詩》放在康熙皇帝的面前。

面對這部中國所有大一統王朝中唯一的斷代詩歌總集,康熙很激動,很興奮。他潤筆磨墨,親自給這部書寫下了驕傲的序言:〝得詩四萬八千九百餘首,凡二千二百餘人,厘為九百卷。〞〝唐三百年詩人之菁華,咸采薈萃於一編之內,亦可雲大備矣!〞他可能想起了李白的話:〝我志在刪述,垂輝映千春〞,現在,朕可以輝映千春了。

七、今天,每讀到一首唐詩,我都覺得很慶倖。對比一下那些同樣偉大的武功秘笈吧,從淩波微步到六脈神劍,從九陰真經到北冥神功,都無一例外湮滅了。降龍十八掌到元末就只剩十五掌,最後統統失傳。它們的擁有者都是強橫的武士,卻沒能保住這些經典。相比之下,守護著我們的唐詩的,是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書生。他們呵護著脆弱的紙張和卷冊,他們的藏書樓建了燒、燒了建,編的書印了毀、毀了印,仍然讓四萬多首唐詩穿越兵火燹災,渡過重重浩劫,一直傳到了今天。

因為他們,我們今天才能看到唐朝的偉大詩人們朝辭白帝、夜泊牛渚、暮投石壕、曉汲清湘;看詩人們記錄下千里鶯啼、萬里雲羅、百尺危樓、一春夢雨;看他們漫捲詩書、永憶江湖、哭呼昭王、笑問客來。這是何等的享受,又是何等的幸運。(原作者名字不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