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在何時最明白

人 大都是糊塗一陣子,明白一陣子,沒有誰能一輩子明 白,也沒有誰會一輩子糊塗,當然精神病患者另當別論。

聰明人無非明白的時候多,糊塗的時候少罷了,即便稱讚一個人絕頂聰明,也難免會有「聰明 一世,糊塗一時」的時候,更不待說一般人。

那 麼,人在何時明白,何時糊塗,皆因人而異,因事而 異。譬如貪婪之人,見錢財就會犯糊塗,膽大妄為,伸 出手去,不計後果;好色之徒,一遇美女嬌娃,就難以 自製,慾火中燒,明知道人家是美人計,是圈套,也硬 往裡鑽。

人 在倒霉時最明白。
平 時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塊吃肉,大碗喝酒,不分彼此,親如兄弟。而一旦到了秦瓊賣馬,關羽走麥城的時 候,就會有人坐視不管,看你笑話,有人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於是這就明白了誰是患難朋友,誰是無恥小人,誰是忠言逆耳,誰是巧言令色;明白了以後朋 友該怎樣交,道路該怎樣走,錢財該怎樣花。

人 在大病後最明白。
大 病一場後,人才會明白只有身體最重要,其他都在其 次,身體是1, 其他都是O, 沒有了1, 再多的0也沒有意義。所以,平時那些看似重如泰山般的事情,一場大病就都看輕、看透、看開了。

一 個人如果實在是被那些名韁利鎖困擾得執迷不悟,誰說也不聽,那就不妨讓他到醫院重症室去躺幾天,身上插滿管子, 他就什麼都想明白了。出了院他可能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人 在臨終時最明白。
即 將被迫飲下毒酒的李煜想明白了,「不幸生在帝王家」;不久於人世的陸放翁想通了,「死去元知萬事空」;彌留之際 的范成大明白了,「縱有千年鐵門檻,終須一個土饅頭」; 一日被連降十九級的年羹堯想明白了,「人生貴適宜」;白綾系脖的和珅想明白了,「百年原是夢,卅載枉勞神,對景傷前事,懷才誤此身」;站在昆明湖前的王國維也想明白了,「經此世變,義無再辱」。

人 在下台後最明白。
人 一下台,立刻樹倒猢猻散,以前家裡門庭若市, 熙熙攘攘,現在變得門可羅雀,車馬稀少;以前鞍前馬後的部下嘍囉,再見面立刻變得陌同路人,滿面桃花變成冷若冰霜。這才明白,敢情以前人家對我畢恭畢敬,原來對的是我頭頂的那個官帽;人家對我吹吹拍拍,原來對的是我手中的權勢。做官是一陣子,做人才是一輩子,想想自己以前在位時頤指氣使,牛皮哄哄,實在可笑。

人 在退休後最明白。
回 想以前在位時,同事之間為名利地位,為雞蟲得失,為評職稱、陞官銜,爭得不亦樂乎,臉紅脖子粗,甚至爾虞我詐,以鄰為壑,實在沒意思。

退 休後才想明白,那些東西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論級別高低,官職大小,退休時都趕齊了,大家全是退休老同志。早知如此,何必當 初?

人 在入獄後最明白。
明 白什麼呢?明白法律真不是嚇人的,誰犯了法都難逃法網;明白世界上沒有後 悔藥,監獄飯不要錢卻不好吃;明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

特 別是那些貪官,鋃鐺入獄後才想明白「我不缺吃不缺喝,要那麼多錢幹什麼」, 「自由對一個人來說才是最重要的」,「我交的那些大款朋友、老闆哥們兒,原來 都在害我呀」。
所 以,紀委請監獄裡的犯案官員以身說法對現任官員進行廉政教育,效果特別明 顯。

一 個人在最該明白的時候才明白,縱然能收亡羊補牢之效,但往往為時過晚,再 回頭已是百年。

真 正的高人、智者,就是不吃塹也能長智,不倒霉 也知道交友之道,不生大病也曉得身體最重要,不進監牢也明白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